主页 > 车友 > 正文

最新资讯:故事:捡到一个无人认领的娘,这个娘赠他一个无人认领的大宅院


车友 2018-12-04 03:54 我要评论

 最新资讯:故事:捡到一个无人认领的娘,这个娘赠他一个无人认领的大宅院

古时候,许昌府有个穷小子叫孙安。

现代社会,只要努力工作虽然不一定发家但肯定衣食无忧;古代就不同了,出生在富贵人家吃香喝辣的,出生在穷苦人家只能吃糠咽菜。孙安更惨,他生下来就被抛弃,是一个好心的流浪汉收留了他,从这个角度说,他是流浪汉的孩子,所以,也算是一个小流浪汉。

孙安没有家,把他养大的好心人还没等享福,就因病故去了。那一年孙安才十岁,从此之后孙安就流落在许昌街头。虽然是流浪,孙安却从不乞讨。他帮酒肆客栈干活,用自己的劳动换饭吃。一来二去,许多店主人看他善良又伶俐,有活就留给他,于是他完美地解决了吃饭的问题。

可他还没有家,孙安做梦都想有座大房子。孙安知道,单纯靠劳动是买不起大房子的,可自己只会劳动,根本不会经商,再说,也没本钱。既然这一生没有家,不如就找个角落先搭个窝棚吧。

孙安手巧,就在城南垃圾场边上搭了一个窝棚,这里虽然臭但很安全,府衙的差役根本不到这里转悠。

转眼孙安十七岁了,除了没有房子,一切都还过得去。他是个随遇而安的人,从来不怨天尤人,整天嘻嘻哈哈的。

深秋的一天,大街上到处都是秋风刮落的黄叶。孙安帮酒肆卸了几马车酒坛,拿着酒肆给他的鸡腿高高兴兴往家走。

忽然,街边传来几声呻吟。顺着声音看去,街边躺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老婆婆用手在地上爬行,似乎不能走路了。此时,老婆婆身上的衣服完全破烂,脸上糊满了黄泥。如果没人帮助,她肯定活不过今晚。

孙安的心软了,他的记忆里从来没有娘的模样。也许这就是娘啊,就算不是,她的年岁和娘差不多,看着她在地上爬来爬去,心里实在难过。

虽然抛弃了孙安,孙安却从来没有记恨过娘,他知道,在这个苦难的世界里,娘肯定有难言之隐的。

孙安蹲在地上询问婆婆的住处。

老婆婆摇摇头,眼神中透漏着迷茫,“我没有家,死在哪儿,哪儿就是我的家。”

孙安的眼圈红了,“老婆婆,您放心,有我吃的,就有您吃的。走,跟我回家。”

说完,孙安就把老婆婆背到自己的窝棚里。

老婆婆看着这个窝棚,忽然笑了,“小伙子,这就是你的家啊。”

孙安脸红了,“让您见笑了。我没爹没娘,就在这里搭个窝棚,反正风刮不着雨也淋不着,就算是家吧。如果您不嫌弃,就当我娘吧,我会好好孝敬您。”

老婆婆歪头看着他,“你想有个真正的家,就是有院子的那种大房子吗?”

孙安实诚地点点头,“肯定想啊。不过这辈子肯定没有了,我哪有钱买得起啊?”

老婆婆望着孙安手里的鸡腿说,“我饿了,你把这个鸡腿给我吃吧。”

孙安这才想起老婆婆的处境,忙帮她洗了脸,把鸡腿蒸得热热乎乎的,递到老婆婆面前。

老婆婆也不客气,接过来几口就吃掉了,连声说好吃。孙安几个月都没有吃到肉了,被鸡腿的香气馋的口水在嘴里直打转。

老婆婆吃完了,孙安就让她躺在自己搭的床上休息。

老婆婆睡了一个时辰,站起身走到正在忙活搭新床的孙安背后,“你真是个实诚善良的小伙子。”

孙安扭头一看,惊讶地问,“老婆婆,你的腿好了吗?”

老婆婆没有回答他,让他跟着自己走。

两个人走到许昌城西的一处大院子跟前,“孙安,这座院子以后就是你的了。”

孙安惊讶的张开嘴,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他结结巴巴地说,“老婆婆,这家院子的主人同意吗?”

老婆婆说,“院子的主人一百年前就去世了,之后再也没人居住。邻居、官府都想占这里,可晚上这里总闹鬼,把他们都吓跑了,于是这里就成为没人要的荒宅。其实,这里被土地奶奶看上了,她不想把这么好的房子给那些恶人。这座宅子风水好有地气,能旺主人,一定要留给善良的人居住。你听明白了吗?”

孙安摇摇头,“那我更不敢住了。土地奶奶是神仙,我怎么敢和她抢地方呢?”

老婆婆哈哈大笑,“她同意了,这座房子就是留给你的。”说完,老婆婆就消失了。

孙安想了半天才弄明白,原来这位老婆婆就是土地奶奶啊。

他趴在地上朝天磕了几个头,然后走进院子。院子里都是荒草,不过这没什么,稍微收拾一下就会干净的。

孙安住进大房子之后,依然辛勤劳动。大房子门口还盖起了商铺,租给有钱人家做生意。

没过多久,孙安的日子就好过起来。

再以后,他娶妻生子,在土地奶奶的护佑之下,他家的日子越过越红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