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车友 > 正文

中润盈和(北京)财务顾问有限公司曝光郴州汝城县人民医院医术不佳


车友 2018-12-03 09:20 我要评论

 中润盈和(北京)财务顾问有限公司曝光郴州汝城县人民医院医术不佳致孩死我叫黄伐红,33岁。是湖南省郴州市汝城县庐阳镇东溪村石寨脚组的一名失地农民,因为没读多少书,也没有什么赚钱的手艺,失地后留在家照顾家中的老人、小孩,丈夫朱长青则外出打工维持生计。2017年5月25日。女儿朱鑫出生,她就像上天派来的天使,她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可爱,为这个清贫的家增加了不少欢声笑语,日子虽然穷苦,但我觉得对未来充满憧憬。可是好景不长,2017年8月19日,我女儿朱鑫有点哭闹。我抱着她到汝城县人民医院住院部五楼儿科看医生,没想到,还没来得及看清这个世界的她却再也没能从病床上下来,再也不能睁开眼看看这个世界。具体事情经过:2017年8月19日下午13点30分左右,我抱着我女儿到汝城县人民医院住院部五楼时,我女儿的哭声很强烈,手脚也很有力,当时医院办公室一位男医生接诊,他对我女儿进行了心跳及外观检查,当时他并没有说我女儿有什么异常,另一位女护士对我女儿进行称体重检查,也没有说我女儿身体有什么问题,更没有提接下来的操作会残害我女儿幼小的生命!过了没多久,男医生叫我把女儿送到一号病房,开了个住院证明要我到门诊去交钱,当时医生问我几个人来的,我说我一个人抱着女儿过来的。医生说那没事,你把小孩交给护士自己去交钱就可以了。无知的我真的就把女儿交给医生护士后独自去门诊交钱,交费路程较远,等我交完900元、领好住院用的物品后,已经过去了大概半个小时,可这半个小时却成了我一生中最遗憾的半个小时,就在这我离开我女儿的这半个小时里我不知道医生对我女儿做了什么,把它幼小的生命折磨得奄奄一息!我办完住院手续回到病房时,看到我女儿正打着吊针,吸着氧气,衣服被解开,胸口贴着检测仪器,一边哭一边被医生护士摆弄,我心痛至极,却手足无措。过了一会儿,有个护士从我女儿右手腕、左大腿,右颈部三个地方抽血,接着又在我女儿右手碗扎了两针,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不懂医学的我只能在旁边看着,我看着女儿的哭声越来越弱,这时医生又在我女儿右颈部再一次抽血,我终于按耐不住着急的心问了医生:怎么我女儿抽血都没哭了?医生说,睡着啦!快到15点的时候,一个护士跟我说,小孩需要抢救,很有可能抢救不回来啦,我表示接受不了,刚刚不是还说睡着了吗?怎么突然就变成抢救了?我打了电话给我公公婆婆要他们到医院来,16点20分左右,医生跟我们说小孩死了没抢救过来,这时我才近距离的看到我的女儿,她脸色发青、嘴唇发紫、肚子鼓了起来!我们要求医生出来把情况解释清楚,可是打针的医生护士都跑了,再也没有露面!我们将所用的药品拍照,要求医院封存后就先回家了。8月20日,我在外打工的老公连夜坐车赶了回来,我们和闻讯过来的亲人们到医院要求给说法,查明我女儿的死因,结果还没等我们开口,一群保安就冲过来了,大声的说,星期天领导不上班!要我们星期一(8月21日)来,医院的保安个个武装齐备、拿着警棍、气势汹汹,我们这些老实农民就这样被他们吓得回了家。8月21日,我们到医院后,又是一群保安气势汹汹的过来宣布,要我们到矛调中心去调解,我们乖乖的去了矛调中心,保安送我们到矛调中心后走了,而所谓的医院领导我们至始至终没有看到一个,可怜我们就这样被他们耍的团团转,调解?医院肇事者都没有到场,可以调解吗?当天当然调解不成!我们请求矛调中心要医院提供我女儿当天就诊的病历,矛调中心当即表示医院没有病历,矛调中心叫我们先回家,等调查结果。8月22日,我们再次到矛调中心催促,矛调中心拿着医院的一份虚假的情况说明,要我签字,虚假情况说明里面说我女儿送到医院时已经病危,并且说医院并没有给我女儿打针,怎能如此扭曲事实?医院令我寒心!我拍的照片上我女儿身上可是插满管子,照片中7支装满了药水的针已经注射了5支!我女儿送过来就病危?送过来就病危医院会什么都不跟我说就叫我把女儿留在那里去交费?医院到底是要钱还是要命?!我们再次要求医院调出我女儿当天就诊的病历,矛调中心的人居然说他们也没看到过病历!叫我们先回去,到时会打电话联系我们。我们在家等了两天没有等到矛调中心的电话!8月25日上午,我身体不适,老公在家照顾我,我的亲人们到矛调中心催促调查结果,矛调中心对我的亲人们说医院愿意赔偿1.2千元对我们进行精神安抚。还举例说,医疗事故都不会处理医生,基本都是赔几千块钱了事。我的亲人们再次表示我女儿被害死不是钱可以解决的问题!后来我的亲人们气愤的回家了。2017年8月25日下午,矛调中心打电话给我老公说可以向卫生局要求解剖尸体进行尸检,并强调说尸检必须要在7天之内申请,过期无效!我老公当即签字同意要求尸检,由于我女儿出生后我老公都只看过一次,他向医院提出,想在解剖之前最后再看我女儿一眼,但是这个要求直接被医院拒绝!当时我因身体不适,并没有在矛调中心,我老公哭着打电话给我说他想看女儿最后一眼,我叫我老公把签字的申请拿回家给我看一下,我老公就又把签了字的申请拿回家,当天再送去的时候矛调中心的人已经下班。2017年8月26日,我老公将尸检申请再次交到矛调中心,因为是周六,矛调中心没有人上班,我老公打电话给矛调中心的人请他们受理一下尸检报告,却被告知,已过时限,不再受理!这让我不得不对矛调中心产生怀疑,我女儿死了那么多天啦,为什么要在六天后才告知我们七天内必须尸检?而我们将申请交过去后又被告知时效已过,不再受理?是忽悠?是袒护?还是包庇?我只能断定这是故意拖延时间!从事发到现在,9天过去了,医院并没有给家属任何答复,只是一味地推卸责任!一个县人民医院,将两个多月大的婴儿害死,视生命如儿戏,就真的没有公道吗?失地农民的生命就如此草贱吗?矛调中心就如此漠视吗?家属的伤痛就没有人体会吗?逝者的灵魂就真的无处申冤吗?我们要呐喊,汝城县人民医院还我女儿!求政府、求广大人民群众为我女儿做主!中润盈和(北京)财务顾问有限公司曝光郴州汝城县人民医院医术不佳致孩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