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红木 > 正文

实名举报:吕梁闫氏父子凭这把保护伞作恶多端富甲一方!


红木 2018-11-03 17:03 我要评论

 

中共山西省委并骆惠宁书记:

  本世纪90年代中期,资源大省山西恰逢资源变资本的煤炭黑金时代,在巨额利益的驱使下,腐败重灾区吕梁市闫氏父子凭借地方官员为其利益团体争夺煤炭资源、采矿权站位发力,输送巨额不法利益。尤其是原吕梁市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薛平凭借自身的特殊地位和得天独厚的政治资源,长期充当闫氏父子的幕后老板,撑起闫氏父子发迹的政治和司法两把保护伞:

  纵容和推动闫氏父子利用政府公权违法炸毁合法煤矿,私刻公章、伪造协议巧取豪夺临县招贤镇高家庄等4座煤矿;

  凭借保护伞,培植黑恶势力,强占村民400余亩耕地,颠倒是非、草菅人命,制造冤狱近10起;涉矿的高家庄、庄上等4个村50余名无辜村民被毒打,近20人致残。

  在吕梁提起闫氏父子及其强大的保护伞,人们不寒而栗。闫氏家族在短短的几年里实现了资源变资本的暴富黑金梦,其财富、影响不亚于大名鼎鼎的吕梁教父张中生和陈宏志;尤其是其作恶多端,欺压百姓,横行乡里的暴行和霸气更是名声大振。当地老百姓戏称:“英雄圣地吕梁山,‘薛部长’培育了闫霸天”。其种种不齿的行径、做法、手段是对党和政府执政宗旨底线的挑衅,是对神圣法律尊严的侮辱,更是对民生、民意、民心的践踏。闫氏父子及其保护伞理应受到党纪、政纪和法律的严厉惩处,还受害者和广大群众一个公道刻不容缓!

  一、 闫氏家族侵占招贤镇、村办煤矿巨额资产非法占

  地、采矿的事实。

  1、临县政府一声炮响,杨汝青承包经营的合法生产矿井被炸毁,3000余万投资血本无归,两个矿井近千万吨资源被闫氏父子无代价攫取。

  2004年12月24日,临县人民政府在没有依法对杨汝青承包经营的高家庄煤矿4#、5#合法生产井进行关闭补偿的情况下,由闫狗蛋代为签字,组织力量违法将其炸毁。使杨汝青承包的4#、5#矿井地下500余万吨煤炭资源加上闫狗蛋承包的高家庄煤矿8#、9#煤炭资源近千万吨合二为一归闫狗蛋占有。媒体报道称:“闫狗蛋父子‘巧取大金蛋’,受害人三千万投资血本无归”,“临县人民政府为何坐上被告席”。

  临县政府这声炮响,打响了政府违法炸毁合法煤矿的第一枪,因此而揭开了临县县委、政府甘愿作闫氏父子争夺矿权马前卒的真面目,也最终使临县人民政府坐到了被告席上。2017年9月,临县政府不得不用纳税人的血汗钱为闫氏家族争夺资源承担600余万元的行政赔偿。临县人民政府从2004年12月的行政违法(违法炸矿)到2017年9月的抗拒执法(拒不执行生效判决),一再昭示作为时任党政地方主要领为闫氏父子获取煤矿采矿权铤而走险,甚至以身试法,是有必然缘由的。此举虽然使临县县委、政府的形象大打折扣、人民的利益受到损害,但原临县原县委书记陈国荣、县长刘永平等数十名领导却得到如愿升迁提拔。这种不惜坑害当事人

  合法权益和拿群众切身利益投桃报李般的交易和猫腻谁都能看得清。

  2、一枚私刻的假公章、一纸伪造的《净资产转让协议》,一次非法变更登记,使临县庄上村联营煤矿悄然被闫氏父子

  窃取据为己有。

  2000年4月,临县招贤镇小塔则村村民闫狗旦、闫小明(父子关系)勾结时任临县招贤镇庄上村委会主任高连生,在未召开村民大会的情况下,上下串通瞒过当时煤矿承包人高树峰,以一份伪造的租赁合同就将庄上村办联营煤矿经营

  权据为己有;2003年3月,闫氏父子私刻庄上村村民委员会

  公章,赠送联营煤矿合伙人山西省吕梁市能源公司职工张书

  军两部轿车,将联营方改为临县招贤镇小塔则村。同年,在山西省工商局做了变更登记,骗取到村办煤矿营业执照。(经鉴定印章为私刻假公章,省工商局于2007年12月29日,以晋工商企罚字【2007】36号文件下发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并吊销了闫狗旦的营业执照,撤销变更登记)。尽管如此,也没能阻止闫狗蛋侵吞庄上村联营煤矿的非法行径;2007年,闫氏父子再次利用私刻的庄上村村民委员会公章,以伪造的《净资产转让协议》及《土地租赁协议》,谎称交庄上村委会资产转让费560万元等方式,将庄上联营煤矿更名为庄上村煤矿有限公司。至此,原隶属庄上村的集体的庄上联营煤矿已不复存在,该煤矿已完全被闫氏父子据为己有。

  3、凭部门职权干扰破坏煤矿生产,迫使承包人不得不以白菜价将镇办新窑煤矿转让给闫氏父子。

共2页: 上一页
  •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