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名校 > 正文

贵州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 砥砺奋进六十载 攀山涉水建奇功


名校 2018-11-10 15:36 我要评论

 原标题:贵州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 砥砺奋进六十载 攀山涉水建奇功

  贵州大地,沟壑纵横,河流密布,水资源丰富。

  作为典型的喀斯特山区,贵州奇山虽俊美,但“无山不洞”,水过只留痕,造成生态环境脆弱,石漠化严重,工程性缺水成为“顽疾”。

  特殊的地质地貌,加上专业人才稀缺,导致贵州水利水电开发工作起步较晚。新中国成立时,全省只有一个刚建成的小水电站——桐梓天门河水电站,水轮发电机来自美国,总装机几百千瓦。

  1958年,原“贵州省水利局勘测处”、原“水电部成都水力发电设计院贵州勘测处”和“武汉电力设计院”支黔人员联合组建“贵州省水利电力厅勘测设计院”(“贵州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前身,下称“贵州水利院”),贵州水利水电行业有了一支“贵”字号建设队伍。

  贵州水利院刚组建不久,恰逢贵州启动猫跳河全流域水电开发。援建的苏联专家认为,猫跳河全流域地形地质状况复杂,不可能勘察清楚,断言:猫跳河绝不会建坝成功。但贵州水利院的老前辈们凭借简陋的勘测设备,风餐露宿数百个昼夜,用一个经典工程,打破了前苏联专家的预言。

  从那以后,贵州哪里有水利水电工程建设,几乎哪里就有贵州水利院人的身影。60年来,他们逢山钻洞,遇壑架渠,先后完成了贵州境内长江、珠江流域100多条河流的水资源开发、利用、保护和治理规划,在国内外水利、电力、交通、市政等领域完成了1700多项工程。其中,黔中水利枢纽一期工程、夹岩水利枢纽及黔西北供水工程是“世纪梦”级别的大(1)型水利工程,堪称经典。

  砥砺奋进六十载,攀山越水建奇功。善于治水的贵州水利院人,“背”水而战60年,让青山绿水变“贵山贵水”,在新时代“水美贵州”建设征程上,留下了珍贵的印迹。

  沐风栉雨60年,克难攻坚铸经典

  让百姓家清流不断,让沟壑间变患为利,让大地上流金淌银,是每个水利人最崇高的梦想。

  在承建的众多水利水电工程中,黔中水利枢纽一期工程和夹岩水利枢纽及黔西北供水工程,是贵州水利院人最引以为豪的两个经典工程。

  黔中水利枢纽工程是贵州首个跨流域、跨地区、长距离输水的大(1)型水利工程,是贵州西部大开发标志性工程,主要功能以灌溉和城乡供水为主,兼顾发电。一期工程建成后,可解决2020年贵阳、安顺市区供水和7个县城、42个乡镇近52万亩农田灌溉,5个县城、28个乡镇供水,包括近40万农村群众的生活用水及30多万头牲畜的饮水问题。

  20世纪50年代末,贵州省水利厅老专家就有了“引山岔河之水,灌溉黔中地区良田”的构想,当时名为“黔中灌溉饮水工程”,但工程建设经历了半个世纪的酝酿和争论。

  作为《黔中水利枢纽一期工程初步设计报告》的起草单位,贵州水利院破解了在地质条件差、水利技术难度大的地方建设灌溉引水工程的观念、技术等方面的挑战,创造性地提出了用发电与供水收益代替灌溉成本,即“以水养水,以电养水”的措施。并从勘测、设计、施工到建设管理等方面,证明了贵州具备建设大型水利枢纽的实力。

  2009年11月30 日,黔中水利枢纽工程正式开工建设;2015年4月13日,平寨水库开始蓄水,并于6月24日实现电站并网发电;2018年1月28日,工程成功实现向贵阳市通水……如今,三岔河水流淌在梦幻“运河”的河道中,如血脉般滋养着黔中大地的生灵万物。

  “黔中水利枢纽工程,是贵州人延续了半个世纪的水利梦,能够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实现,我们真的太幸运了。”贵州水利院副院长向国兴说。

  继黔中水利枢纽工程之后,贵州水利院还承担了贵州省最大规模的水利工程——夹岩水利枢纽及黔西北供水工程的勘察设计任务。

  夹岩水利枢纽及黔西北供水工程以供水和灌溉为主,兼顾发电,主要为区域扶贫开发及改善生态环境创造条件。受水区涉及毕节市赫章县、纳雍县、织金县、七星关区、大方县、黔西县、金沙县和遵义市的红花岗区、播州区、仁怀市等十个区(县、市)的69个乡镇、365个居民点,灌溉面积约90万亩,总供水人口267万人。

  承接两个“世纪梦”级别的大(1)型水利工程,堪称贵州水利院建院60年最辉煌的成就。还有许多如明珠般镶嵌在山川峡谷的经典工程,亦见证着贵州水利院发展壮大的精彩历程。

  开拓创新60年,“贵州智造”显身手

  南明河,是“贵阳人的母亲河”,在城市发展的进程中,河道水体质量受到严重污染。为还原南明河“最美的模样”,贵州水利院临危受命,接手南明河的综合治理工程。

  在确保治理实效的同时,还要提升沿河两岸的景观质量,这看似是一个“鱼和熊掌”的难题。经过深入考察,贵州水利院选择修建“大型气动盾形水闸”,解决南明河洪水带来泥沙较多的“综合征”。

  气动盾形水闸,是水利部2011年研发的水闸类新产品,集中了水力自控翻板坝和橡胶坝的优点。2013年前,只在北京奥运村和北方少数平原城市建成了几座气盾坝,闸板高度均低于3米,规模较小。

  2013年底,贵州水利院引进该坝型,通过技术创新和升级,在南明河上建成了3座闸板高度8米的气盾坝,不光治理效果明显,还成为河上一道亮丽的风景。

  据介绍,在山区条件下建成如此规模的气盾坝,贵州水利院是“NO.1”,该坝规模目前也是世界第一。2015年,该技术获水利部首届“环能德美杯”新技术应用设计大赛一等奖、2017年度省水利科学技术一等奖。

  作为科研型单位,创新是贵州水利院技术发展的生命力,是其一直处于行业技术领先地位的关键。

  60年来,贵州水院人一代跟着一代学,一代接着一代干,面对技术落后、条件艰苦、资金紧缺等现实问题,在实践中不断研究、总结,于创新中谋跨越,开创了一批“贵”字号的自主研发关键技术,有部分科研技术处于国际领先水平,让“贵州智造”享誉国内外。

  全坝外掺氧化镁微膨胀混凝土建坝技术,是贵州水利院科技创新领先国际的典型代表。据该院副院长、总工程师罗代明介绍,全坝外掺氧化镁微膨胀混凝土建坝技术是通过在混凝土里掺入适量的氧化镁,用其膨胀特性补偿混凝土后期收缩,确保建筑物不开裂。这项由贵州水利院联合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等多家单位自主研发的新材料和新技术,具有国际领先地位,主要应用于水利水电工程中的混凝土坝工程,也可应用于水工混凝土结构中的堤防工程、基础处理工程、隧洞混凝土衬砌工程及中小型病险水库除险加固等。

  在黔中水利枢纽一期工程输水线上,到处都能看到桥桥相连的“景观”。从远处观望,还以为是高速公路桥梁穿行于崇山峻岭之间呢,实际上,那些都是输水的渡槽。

  这是贵州水利院的又一项专利技术——高墩大跨连续刚构渡槽建造技术。作为“黔中水利枢纽工程重大关键技术研究与应用”的新成果,该技术被列入贵州水利行业第一个省级重大科技专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