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婚恋 > 正文

南郑县大河坎镇书记陈小彬勾结黑社会残害访民


婚恋 2018-12-02 07:35 我要评论

 陈小彬陕西南郑县大河坎镇党委书记,身为副县级高级干部,为官不为,目无国法党纪,不采取丝毫的化解矛盾促进问题解决的措施,而是把勾结黑社会残害访民视作解决社会矛盾的法宝,解决老百姓上访问题的灵丹妙药。 我叫许凤成,男,现年81岁,长期居住大河镇油访社区七组。 一、陈小彬披着“书记”的外衣,勾结黑社会残害访民。今年六月二十八日我进京上访,当晚三点钟南郑县常驻京人员向、熊两人就由石家庄上火车截访,强行将我带到北京。出呼我意料的是,来京接访人员竟有黑社会人员,我当即表示拒绝,并告诉来人,若采取强硬措施我将打110报警,黑社会人员当即一把抢了我的手机砸在地上。一位知情人告诉我,6月29日这天陈小彬将社区干部叫到镇上,恨恨的训了一顿,指责社区干部截访不力。在陈小彬的指示下6月30日晚八时大河坎镇党委领导成员柏勇、王丹凤以及信访办主任李小强在油访社区刘志平主任办公室召开社区干部和部分黑社会人员开会,策划整治我的流氓手段,八时半我和进京接访人员亲眼目睹了上述现场。九点钟在社区干部的带领下,黑社会和受蒙骗人员约二十人抬着橙子涌进了我家大门(秦代坤支书呆在我车棚下)。对我进行围攻,以接访我社区花钱为主题对我污辱、谩骂、威胁。要对我停电停水,在我大门上泼尿水………说啥的都有,不许我辩解,还有踢我腿的。约晚上十点钟,我感到年岁已高,又坐了一天的车,体力不支,便睡在地下,这伙人不同意,有踢我身子的,往身上倒水的,尿尿的,我只好又站了起来。约十一点钟,我儿子从外面摆摊骑三轮车回来,一个歹徒敲打我的窗子(已打坏),我儿子出来问情况,他要抓我儿子,我去阻拦。他先打了我一耳光,这一耳光不仅打坏了我的眼镜和金属眼镜腿,还打坏了我的牙齿。我儿子被这个歹徒按在地下,肆意毒打乱咬。110民警来到现场后,这个恶人先告状的歹徒,还睡在地下不起来。向副支书喊了一声“起来”,他立即站了起来;一位姓张的说脚歪了不愿走,向副支书又喊了一声“走”,全部人员才离开了现伤。还有人趁机偷东西。从上述人们不难看出这是陈小彬精心策划,严密组织的一场政治流氓活动。在大河坎镇派出所赵教导员和干警的关怀下,我儿子由救护车接到3201医院住院治疗六天。 二、所谓油坊社区为接访花了大量资金是陈小彬导演和社区支书秦代坤上演的周瑜打黄盖,为镇压访民玩弄的政治流氓伎俩。 1、2008年末我进京上访初期留坝县法院方庭长,法警小程,留坝县维稳办齐主任、政法委余副书记等分别和镇上干部共同接访过我的上访。这就充分证明我进京上访有人管,油坊村管不了,也用不着油坊社区管。 2、09年4月秦代坤支书开车专程将我送回老家,以四合村散居的身份将户口落在上元观镇,此后上元观镇以户口属地管理为借口,要求四合村出钱出人进京接访,但村上以我的上访与村上无关,村上也没有钱开支为理由,始终未花过一分钱,镇上进京接访,每次由镇党委领导成员带队,村支书偶尔配合。四合村不仅为接访从未花过一分钱,有关人员还以维稳为名,为个人谋好处。这一千真万确的事实充分证明,油坊社区自不量力参于我的接访是狗捉老鼠多管闲事,也是陈小彬推卸责任黔驴技穷的政治流氓手段。既然城固四合村并未因所谓“户口属地管理”为接访而花一分钱,为什么油坊社区秦代坤支书硬要参于所谓接访花钱呢?既然秦代坤为了支书这个位子被迫和陈小彬上演周瑜打黄盖这场闹剧,这场闹剧的导演者陈小彬难道不应承担全部责任吗?本人在此郑重声明,今后如再进京上访,就是死也绝不接受油坊社区的所谓接访。八年过去了四合村支书张义祥已由一个村的支书,升任三个村合并后的大支书。 3、信访资金国家各级财政有充足的预算,此外各县信访局每年还可向省上申请疑难信访资金。两年前城固县信访局侯局曾告诉我,这一年南郑县在省上申请到100多万。 综上充分证明陈小彬在信访问题上不去做实在的化解矛盾工作,而是和社区领导玩弄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闹剧,用这种自欺欺人的政治流氓手法镇压访民,访民能不进京告状吗? 三、陈小彬对我的合理诉求置若罔闻,是造成我六月进京的根本原因。今年六月十三日我在陈小彬门口等了两个小时,向他汇报了零九年初经时任南郑县政法委副书记党宝善努力,当时市政法委副书记杨志强对我的问题有五点指示,主要精神是“案件重审,错多少改多少”。但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落实。根据中央“关于依法处理涉法涉诉信访问题的意见”精神,我请求陈小彬书记通过政法委系统,由市政法委责成留坝县落实当年,杨志强副书记“案件重审”的指示,但陈小彬书记对我的请求置若罔闻,这就迫使我不得不进京上访。 四、中央《关于创新群众工作访法解决信访突出问题的意见》明确指出:“坚决纠正限制和干涉群众正常信访活动的错误做法。”“进一步畅通和规范群众诉求表达渠道”。“认真解决特殊疑难信访问题,做到诉求合理的解决问题到位,诉求无理的思想教育到位,生活困难的帮扶救助到位,行为违法的依法处理。”对照中央政策,陈小彬的所作所为,还有点共产党人的味道吗? 本人强烈要求上级有关部门对陈小彬残害访民的政治流氓行为进行查处,给我造成的一切损失,陈小彬必须依法赔偿。为限制我人身自由,用钢筋封闭了我住宅的北出口必须拆除。还南郑县人民一个蓝天。 南郑县大河坎镇油坊社区许凤成 二〇一七年七月二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