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婚恋 > 正文

湖北省大悟县新城镇涂冲村周必保贪污腐败欺压百姓!


婚恋 2018-11-10 11:54 我要评论

 

 尊敬的各位纪委领导:  你们好!我是湖北省大悟县新城镇涂冲村村民韩前波,现实名举报村支书“周必保”仗着权势贪污腐败欺压百姓!希望镇、县、省以及中央巡访组反腐组予以重视,为民除害,以正党风。现反应以下几个问题:  一、国家拨款搞基础建设,村官想方设法贪污公款,压榨百姓的钱!  1.修吕高线公路;  ①常年在外务工人员,家里无留守老人的,有联系方式村里也不通知本人; 村支书周必保踩压良田,想踩就踩,就是这么牛!  ②缩小测量面积 ,通过少量亩数面积从中获利 。吕高线公路修路踩压不少种)植土地,趁人不在家时测量要踩压的个人土地,测量方式却从地中央测量,四周边缘不测量!  ③土地赔偿款无标准无公文无公告。没公文,村民无从知晓赔偿是否到位,村官给多少是多少!  ④土地赔偿款不到位。因修吕高线公路第二次踩压了土地,地已经踩压几年了,第二次踩压的钱却迟迟不到位,找村书记周必保了解原因,村书记推脱说上面钱没下来!路已经修了,难道钱还没到位?!  以我家为例: 2004年,我外出务工前,家里农田完好无损,然而到2013年回家时,家里好几块田地已经推平为马路。搞不清楚状况的我向湾里人打听才知道家里修了吕高线公路。按国家农村修路政策,修路压良田首先得征得村民同意才能修路,然而我在外出务工期间,并没有接到一个电话通知,回家后,依旧没有任何一个人来通知此事。找村支书,他推脱说那是组长没通知到位。我想问问就算是组长没通知到位,村长通知修路前都不看签字同意书?底下的干部出差错,自己就没有连带责任?第一次没有通知错在组长我可以理解,然而一而再再而三的事,也是组长的原因?  测量踩压良田,量多量少则以与村支书周必保的亲疏关系决定。因为我家不阿谀奉承,巴结关系,加上之前得罪过他,2013年修吕高线公路压地,几块地合起来村里“一不小心”就给少量了0.7亩, 像我家这种情况的村里有很多。 村里总土地量是固定的,国家也是按这个来拨款,然而农民的土地面积缩小了,那么多余的钱到了哪里?国家拨下来的赔偿款到了哪里?  踩了良田,但是赔偿标准却参差不齐,丈量亩数没有告示,多次推脱不给看记账单据,赔偿标准无从知晓,我家具体赔偿金额我自己却不知道!只知道大概一千块钱左右(自己按村里之前赔偿的5000多元每亩推算),公路已经修了将近三年,踩压赔偿款迟迟不见踪影!由此可见,一个无权无势无依靠的农民多么无助和无可奈何!  2.国家拨款修村里水泥路。修村路是件开心事,村支书周必保却搞得乌烟瘴气,让村民怨声载道!  ①村支书利用国家拨款修路的钱来拉拢关系,勾结流氓地痞,欺压百姓,强占农民土地。  2014年,村里为方便车辆运输油到达吕高线修路,于是借地将村路与吕高线通路, 在没与我家商量的情况下,私自踩压我家种粮地, 不踩压菜园,而是绕道到我家花生地中央当村路,并把我家地里的土用来填路,导致整块地毁掉无法种粮!找村支书“周必保”反应情况,村支书说2014年要运输油,2015年恢复我家的地,到了承诺恢复日期却没任何动静,导致土地无法耕种。  2015年6月份我只好花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恢复我家种粮地,辛辛苦苦,耗时耗力!好不容易把地恢复好,2015年10月份,前村主任“韩前平”找到我家说要把我家地当村路,我家不同意!几天后,前村主任“韩前平”又跑到我家说村里给我家“下传票”,我想问下我家犯了什么罪?村里哪来的权力随便给人定罪? 我家要上诉告村书记周必保,村里就承诺将吕高线少量土地的赔偿款和花费一个多月的工钱以房屋改造的名义赔偿于我,对外宣称却说买了我家地。  11月份,村书记周必保带着村干部熊主伟、组长韩光涛,村民韩前于和韩壮,流氓地痞宁某和田某两名外村人员(宁某和田某不到一个星期时间在城关因杀人判刑)合计7人来我家协商此事,名义上是协商,实则是威胁。经商谈,我同意在路边修路并留好路宽,并答应暂借地中央走路修水库,前提条件是水库修好后必须得立马恢复我那块土地。以防他们反悔,并立字据为证,上面有承包人韩壮以及村支书周必保签字, 村支书也信誓旦旦的保证会按规定的时间前恢复,然而却没履行承诺,我找执笔人韩前于,韩前于说都是周必保一手操纵的,保证书如图所示:  然而马上两年都要过去了,踩压我家的土地依然没有恢复!我是农民,以种地谋生,却让我家耕地荒置两年之久!三番五次找承包人,领头人、保证人、村支书都推脱,嘴上说明天后天恢复,行动上却拖水管压地,水管自己移走了,现又运输三车大石头放在我家地里,地里几乎都被石头覆盖,种植的茶树几乎全被石头碾压,越做越过分,嚣张跋扈!压地不通知,修路想修就修,放水管和石头想放就放,做为一村之长,就是这样为所欲为,欺压村民的么?土地是归村民所有还是他村支书的?  ②得罪和上诉过村支书,坚决不予修到户。  国家政策修村路以实现村村通,湾湾通,户户通,这是令人开心的事情!然而户户通只是部分村民!这些部分村民是有关系的,得罪不起的厉害角色!让修到户的村民对外宣称给钱了的!得罪,上诉过他的坚决不修,给钱也不修!  修村路标准是宽度3.5米,厚度18厘米,我家达到标准宽度3.5米,长度2、30米,坚决不给我家修,就因侵占我家土地,我们要上诉他,得罪了村支书周必保!于是他就背后指使修路承包人给多少钱都不给修(我家与修路承包人彼此都是第一次见面,不存在得罪承包人和他起矛盾有过节),说一律不给修到户,只修主路,宽3.5米的才给修等等,结果我家刚刚修完到另外一家后立马到户,有多宽修多宽,没有任何限制。  为何整个村大部分都能到户,他村支书本湾的户户到户,村主任“刘梅”家门口修得像稻谷场地一样,其他不符合条件的都能到户,到我家各项条件都符合,就不给修?要么不是说没钱(说国家钱用完了),要么就是这不行那不可了?一条湾里,头尾都可以到户,独独我们三家就特殊对待?  国家原本已经有公款修路,为何还向村民收取费用?这样双倍的钱落到谁手里?表面上说修路村干部不经手,按合同办事,让出示合同却说没有。作为村干部,说话行事如此表里不一,拿着公款给人穿小鞋怎么让老百姓信服!  3.国家拨公款修缮池塘,搞表面功夫,胡乱挥霍,贪污! 如图所示的池塘,分别修了三次,修前修后无多大差异,修三次却只做了一条边,好好的供良田用水的池塘无法灌溉;  二、 账目混乱,张冠李戴!  如图所示我家是土地恢复的工钱,记账公示是房屋改造款,对外则宣称是买我家土地的钱!  三、干涉村民选举,侵犯村民选举权!  2016年11月11日选第七选区县镇人大代表,在村民选举前,在大会上点名指出谁是主选,谁是陪选“引导”村民,当村民选出陪选人比主选票数多时,私自加填选票。  四、土地确权,牛头不对马嘴,将错就错,故意刁难!  2015年,村里搞土地确权,我家一块耕种了将近40年的土地,莫名其妙确到隔壁村去了!看到公示,马上找组长和村主任询问解决此事,没有得到任何答复,都说不知道!  2016年12月5号,找村支书周必保,他先说是不知道我家有这块土地,然后说过了更错时间,没有第一时间找他,最后他询问组长说我家是开荒土地,不能算在我家头上。我想问问一个耕种了几十年,几代人传承下来的土地,为何确权在隔壁村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名上?为何突然之间就成了开荒土地不能承认?那这样说村里的土地是不是都是开荒的?开荒土地不能确权,那应该确在谁的名上?一个简简单单的问题,查下账本,询问下经手人和土地所有人就能解决的事情,到村支书这里就变成“不知道你家有这块土地、错了更错时间、解决不了”等等答复不了了之。 五、村里想办事儿没送礼,没门儿!  2013年8月,我儿子的党员关系从学校转回村里,因为我不“懂事”没有给村支书周必保送“人事”,村支书说我儿子不是党员,故意刁难不给转。一个已经正式入党四年多,党关系从县到镇政府一步步转回村里的党员,到村里就不是党员了,这是为何?是真查不到还是我人事没有送到位?三番五次上门好话说尽都是查不到,一去县里上访就查到了?刚刚交的党费20元,没有任何收据单据,转身就说只收了10元。看来村民给他取的绰号“周半折”原因在此。不仅办事说话折半,连收钱都折半在自己口袋里。连10块钱都不放过的村支书,面对国家拨下来的各项贫困补助款项,该是怎么个折半法,难以想象!  六、赔偿款分三六九等,大小通吃!  2016年的农村稻谷产量保险赔偿款,不同的人,赔偿标准不同!我家是3亩赔偿30元,韩前米家是7亩也是赔偿30元。有些人是一亩赔偿20几元甚至更高。保险费是同样的上交,赔偿差异为何有如此大的差异?赔偿标准怎么来衡量,差异的钱赔到谁手上了呢?  七、所有国家拨款补助不公示。例如房屋改造应补助金额未公示文件,村民无法知晓补助款是否按国家规定金额得到补偿,村官说多少是多少,想方设法骗取国家补助款。例如: 村民有名无款且一个房子重复多次办理房屋改造申请!周必保与部分村民勾结以办理房屋改造为名义得到补助名额获取补助款,然后给点其他好处给“配合”村民,村民有名无实。  2016年12月5号,针对以上几个问题找村支书周必保解决上访,他全程以怒吼回复。说我们生事,没事找事为难他(明眼人都可以看出这几年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是他故意刁难我们,现在反咬一口)。踩压良田赔偿款1000元这些都是提不上筷的小事,不值得一提。并且非常嚣张的说,我不帮你解决你能拿我怎么样呢!是,我是无权无势的老百姓,是不能拿你们财大气粗,带着流氓地痞施压村民,领着国家的工资的村支书怎么样,但是你村支书再牛,再财大气粗,不是也是在法制社会健全的共产党的领导下么?  现请求各位领导能查明真相,给我一公平公正的说法,也相信我们政,县政府以及中央巡访组的领导们也容忍不了如此视国家各项规章法律政策为无物,败坏党政党纪党风的这颗老鼠屎!龙讯网(lonngx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