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名师 > 正文

ICO潮退:波场币负责人孙宇晨疑卷款私逃


名师 2018-11-02 14:18 我要评论

 

 9月4日,一行三会等七部委联合下发《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公告将国内ICO定性为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融资行为,并对各类ICO活动进行叫停,同时明确存量项目须作出清退安排。

  随后的一个月内,国内数字货币市场哀鸿遍野。多位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国内虚拟货币市场90%以上为“空气货币”,大多数ICO融资行为涉嫌骗局,随着清整进入深水区,以区块链技术为名的圈钱行为将逐个浮出水面。

  日前,多名投资者向记者报料称,国内知名ICO项目波场币负责人、以“马云门徒”自称的孙宇晨从9月4日七部委下发文件之日起,迅速套现离场,将投资人投资的虚拟货币在中国比特币等交易平台高位卖出,将现金及剩余数字货币转至个人钱包,疑似卷款潜逃,并于九月初开始以考察项目的名义长期滞美不归。

  调查采访中,记者发现孙宇晨的“波场币”所在地中关村互联网中心20层的办公室早已人去楼空,呈现一片萧条景象。在记者层层剥茧抽丝后,孙宇晨其人亦将还原。

  孙宇晨:创业狂热者还是创业投机者?

  毫无疑问,孙宇晨是一位善于包装自己的“创业网红”。公开信息显示,90后创业者孙宇晨有着许多令旁人羡煞不已的头衔:北京大学历史系学士,GPA 排名第一,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硕士,锐波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中国90后创业者领军人物,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福布斯2015年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首批学员中唯一90后学员等。其中,“马云门徒”是使用最频繁的一个标签。这位擅长利用新媒体来宣传自己的创业青年,更是喜欢用直播+拉群的方式,快速增加粉丝量,建立自己的营销渠道。

  投资者李晨(化名)讲述称,孙宇晨曾在直播中讲述自己依靠数字货币发家史。孙宇晨在直播中称,自己2013年前后开始投资比特币,从中挖到人生中第一桶金。直播中孙宇晨还透露,最近的一个烦恼的就是,自己钱太多了。但记者通过整理相关公开报道,记者发现这个出身普通家庭的连续创业者,除了在国外投资比特币之外,其他几个创业项目并非十分理想。

  其中,孙宇晨在回国之后的第一个创业项目“锐波”对外宣称是“中国版Ripple”,拿到了IDG资本合伙人李丰“千万级别”的投资。但记者通过查阅“锐波”项目的运营主体“锐波天下(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不仅没有查到现有股东方中有IDG及其相关公司的名称,更是发现“锐波天下(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早已于2016年3月28日“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换句话说,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从研发“中国版Ripple”区块链技术,转变成了在线语音聊天社区APP“陪我”。关于IDG资本对“锐波”的投资,记者从接近IDG资本人士了解到,当时主管IDG“90后投资基金”的合伙人李丰是这次投资的主导者,投资规模在100万美金左右。“IDG资本内部对这次投资的分歧很大,李丰是动用了自己合伙人的直投权利,将‘锐波’这个项目‘保’了下来。” 2016年底,随着李丰离开IDG,创建峰瑞资本,IDG资本在“锐波”中色彩逐渐淡去。

  此后,从2016年10月开始,“陪我”迎来了包括新三板投资机构“信中利”在内的3家投资机构,注册资本金从100万元,变更为124.39万元,大约稀释了20%的股权,其中还包括了孙宇晨个人持股平台萍乡德晨欢乐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换句话说,孙宇晨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大约稀释了15%的股份给外部投资人。按照多家知名VC投资经理给记者的估算,目前“陪我”的估值应该在1.8亿-2.4亿范围,几次融资大约募集人民币3000万元左右。对于出了名“烧钱”维系流量的直播平台来说,与花椒、映客动辄十几亿融资规模来说,这几次融资的规模显然不足以与主流的直播平台相抗衡。记者从ASO100查询到,目前“陪我”在App Store的下载量在社交类软件中大约排在230-240名。

  眼下孙宇晨最自豪的是入选马云创办的创业者培训营“湖畔大学”,是第一期学员中唯一的 90 后。刚一入选,“马云最年轻的门徒”就出现在他的百度百科词条里。在一档视频访谈中,他称自己与马云“相见恨晚”。“我跟马云一聊,就感觉很多共同话题,哎呀,大家一下感觉就很铁。”

共2页: 上一页
  •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