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轶闻 > 正文

鸿儒论道——数字经济与数字货币(三)


轶闻 2018-11-06 15:50 我要评论

 费方域:你现在讲到无币这一块,无币这一块现在在公链有没有? 宋欣:没有,所有的公链只有Token。 费方域:就是在私链和联盟链这里,倒过来,公链里面都是有币的吗? 宋欣:都是有币的。 费方域:私链和联盟链实际上可以在一个公司的结构下来做,所以它可以通过外部投资,就是通用的货币,不用Token就可以解决这个投资的问题。但是你那个东西必须要自己解决,实际上这两个是可以并存的,一个是用Token的办法来解决,一个是我在公司的前提下,我通过正常的预算投资来解决这个激励问题,你那个是在公链的情况下,通过社区的组织形式来推进这种技术,用Token来进行,整个是有支架的。

宋欣:费老师的总结是正确的。 熊越:区块链其实就是一套账本系统,而且是一套数据库,而且是一个非常低效非常费钱的数据库,之所以我们要做这个东西,就是为了解决各方协调一致性,如果说不是为了做这个,你其实就用数据库去做就行了,所以我们很多时候注意力就是在公链这个领域的。刚才说到银行用区块链干吗,做了一个自己的东西,这个东西其实也是可以用数据库去做的。所以在这块他做到什么,其实意义并没有那么大,如果只是这样的话,这个技术不会成为一个全球范围内的热点。 费方域:它实际上顺应的场景就是没有中心的场景,不是建立在权威的基础上的,而且本来它是可以相互没有信任的,在这种情况下通过这个办法创造一个信任的机制,这种场合才这种机制最适合的,所以你们也是要做这块,是不是这个意思?现在大家不愿意放弃中心地位,一部分去做那个东西了,还是在我原来的机构下做这个东西,你们觉得这不是我们要做的工作,我听懂你这个话的意思了。那块东西里面有一部分东西也是可以做的,比如说可追溯,比如下面底层东西改动以后,比如做供应链的话,你想把底层资产换掉,如果用区块链技术很难换,也有一定的意义,和你那个根本上的意义是不一样的,我听懂你的意思了。要把这个东西弄好一点,大家共同的语境就有了,不然的话这个话对不起来。 傅蔚冈:我来问一个问题,刚才你讲到数字货币是一个夺不走的东西,换句话说,我们法院判决你把币必须交出来,不交出来就坐牢了,那不就是可以把它夺走了。 熊越:我说的不可以夺走或者能夺走,是说当你的钱银行帐户也好,支付宝账户也好,哪怕不是法院,哪怕是派出所说我怀疑有笔黑钱到了你的账上,直接冻结了,如果有法院参与直接划走了,如果真的是法院判决把比特币交出来,我可以选择不交的,你爱枪毙我就枪毙我。 费方域:他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像这类东西怎么管理的问题就出来了。 周子衡:他其实问了一个判决和执行的问题,判决没有问题,执行是有状况的,执行当然跟银行账户之间有不同,银行要冻结,然后划拨,这个要执行是要划拨到你的账上,这个不用划拨到你的账上,直接把存折交给你就完了。把你的IP地址拿走就完了,还是可以执行的,不是说不可以执行。 熊越:但是如果是比特币,就是你真的拿不走了。 周子衡:有一个人能拿走,第二个人就能拿走。 熊越:真的是我有一笔比特币,法院判决你是真的拿不走的。周子衡:那是他心甘情愿交出去了。 傅蔚冈:比我的意思是说,在我们现在这个世界,如说我账户上有两万,但行是可以划走的,但是如果是比特币的话,你不交出来你就拿不走,是这个意思吗? 周子衡:像不动产一样,谁也搬不走它。 熊越:我的私钥在我手上,如果我拒绝交出,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去拒绝交出,你仍然是拿不走的。 费方域:实际上是无法强制执行的,除非你本人在其他威胁下同意。 熊越:你刚才说美国的那个抢走,肯定就是他把私钥交出来了。 周子衡:这个跟瑞士银行一样的,可能有若干位的密码,那个密码银行本身是不提供,不配合执行的,你本人判决又不愿意把密码告出来,这个情况是一样的。 熊越:但是这个情况下你得信任瑞士银行,瑞士银行已经变掉了,不像以前那样的了,我小时候看电影坏人弄到钱都要存到瑞士银行的。 周子衡:这个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 傅蔚冈:刚才潘总讲到小额交易和批发的问题。 潘芝姿:我想听周老师花更多时间讲交易大爆炸。 周子衡:我去年有本书叫《账户》,里面有些章节谈到这个部分了,大家可有时间可以看一下。实讨论了这么多,到现在因为我五点钟要走,今年两会周小川行长表态表得很清楚,大家问了一个问题,央行要发数字法币,是不是使用区块链技术,基本把所有大家关注的问题都问了。为你再说社区,可能跟绝大部分人是没关系的,在座大家谁是现在在社区的?很所谓的跟数字币有关的社区,很少,你是先建社区再发币OK,你在这个量当中是很小的,去年155万亿当中的量,是零,这是基本的经济现实。 从数字支经济的基础去数字支付,从数字付上长出数字币,这是根本经济现实的要求。小川行长回答非很清楚,他说块链技术是个选择,一句话把所有问题都说了,第一是个选择,就是告诉你没选你,第二是个选择,可能将来会发生关系,不排除。里头的基础是什么?基础是账户体系,核心是在银行帐户体系之外开出一条账户体系,这个账户体系开的就是支付宝腾讯,就是私户,公户没开,还有很多问题,现在长成了这么大的量。但指定要开一个的,这是无疑问的。开了以后账户里的数是什么,这是第二个层次的问题,你支付宝账户里的数是什么呢?央行在去年的监管当中明确了,就是支付指令,不认为是货币,我们每个人认为它是数字资产,这个地方就不认为它是。 个是什么情况呢?打个比方是停车场和车子的关系,你把账户体系开出来,停车场开出来,停什么车里是面放什么币,银行帐户只能放银行毕币是毫无疑问的,如果银行账户里头能够数放字币,都不用谈了这个事情,就不该发生。银行体系曾经做过一次,像直销银行,看支付宝他们这些在搞的时候很馋,说我也来一套账户体系,我有资源,你能搞我就能搞。这个事本身就比较搞。中国古话叫“临渊慕鱼不如退而结网”,没有说退而养鱼去。银行想退而养鱼,这是不现实的,你所有的资源、习惯、思维都是银行的这一套,你想干非银行的一套,这个长不出来,所以基本上直销银行那块失败了,银行体系长不出数字账户来,一定要另外开。 另外开的情况下两个讨论,一个是央行直接发,英国的论倾向于直接发,人民银行是带着商业银行,英国为什么要直接发?很简单就是一个法律问题,因为带谁玩不带谁玩这个事很麻烦,拿不出标准。在它那个法律体系下,吵架吵若干年都不会有结果,而且它银行参差不齐,说破产就破产了,所以你要发币,带不带类似的银行玩,你拿什么标准带人玩,这个事根本通不过,所以央行说算了,我就直接法了,我六千万人七七八八的就发了。如果中央银行直接发,中央银行就自己把自己淹了。中央银行是银行的银行,你不要银行了,直接面对客户了,中央银行就完了,就结束了。中国不存在这种法律约束,甚至不用上国务院,人家要带谁玩就带谁玩,我不带银行,带个电信运营商也是OK的,他回头带三家电信运营商来发是OK的,三家电信运营商根本不在金融体系范围之内。不管怎么弄,他是要到C端的,最初我听到这个情况就问你们是不是要到C端?如果不到C端那就是俱乐部,你爱用什么技术用什么技术,跟我没关系,不是经济活动的中心。他要到C端,到每个人,这样下来的时候是要把账户体系之外开开,银行账户体系之外再开一套账户出来。开完以后里头跑的东西合适不合适,这个问题不大,不合适可以换。但是停车场不能换来换去,这个是很直观的。账户体系是第一位的,账户体系要分层有结构的。日本的车子你去看很少有特别大型的车,为什么?因为日本都是有停车位才能卖车的,那个停车位都很小,所以没鼻子的车特别多,脸贴上的,就是车位小只能买小车子用。所以账户体系是个根本性的问题,账户体系很难推翻了重来。 过去三百年基本上就是银行帐户体系,金融活动复杂得很,证券业全都是银行账户体系为基础,你的税务、财务都是这样的。所以一个企业的表现在哪里?根本不在于你七七八八产出什么,技术是什么,跟这个一点关系都没有,企业的表现就在于你报表上,报表好就OK了,所以你季报、年报要搞很好,为了这个报表好,要搞很多动作出来。不管怎么样,这个时间要做体检了,你就应该表现的面色红润,所以我没必要,我这一年就这两天身体状态不好,那不行,就这两天体检,其他三个月你都很糟糕都没关系,今天必须表现好,这是报表跟账户财务规则连在一起的。以往这一系列全都是银行吃掉的。今天是在这个体系之外做的,谁做成了?在支付宝和微信接近这于样的情况,到B不通。在这个之外区块链做的非常像,七仙女和董永还有一头牛,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讲笑话说七仙女不以后要过了,董永跟牛好了,牛是很实际的,是耕田的,中国的那头牛就是155万亿,你从那155万亿往外长。所以孔老师讲不发币是耍流氓,不发币跟谁耍流氓要讲清楚,不发币是跟投资人耍流氓,你给我投钱了,你给我三千万五千万,我投了,我不发币,我耍你一把。发币的耍不耍流氓?发币也要耍流氓的,跟韭菜们耍流氓,不管你说泡沫也好,其他什么也好,一样的。一个很讲故事的孩子,他靠讲故事吃奶,喂他奶的被称为韭菜,就是这样一个情况。 回到核心是什么?核心是你的区块链技术必须跟账户体系结合在一起,如果你的账户体系能够迅速扩张成长那就OK,如果你不能扩张成长,很长很长时间还是这个样子,基本上本身是一个什么状态就很清楚了。大家拿出手机在淘宝天猫搜比特币三个字,说找不到你要的宝贝,现在是这样子的,几年前我搜违反有关政策法律直接评屏蔽了。京东上搜会跳出比特币的相关的本书,为什么这样?阿里眼里比特币什么都不是,跟我的成交量关系太了,我根本不惹这个事情,我现在就表明这个态度,不管你认同不认同,基本量相比是这样一个情况。 所以我的意思是说,我是从数字经济角度看,你要从经济现实出发,现在也很清楚,我也不能说人家不从现实出发,有很多这样的公司,我的现实就是韭菜,我没有韭菜谈什么我的现实?我所有故事都是围绕这个做的,我发不发Token也是这样的,经济活动一定要围绕现实的韭菜,如果什么都不懂,我们站在外面看,这个部分基本上是会展经济的一块,因为会太多了,走到哪里都是会,抬头差不多都是这个样子的,一定要回到经济现实当中,回到基本的账户体系中,你要做原初的账户,这是极难的一件事情。

费方域:三套账户体系。 周子衡:一套银行的,一套支付宝和微信的,还有一块是他们升不了格,他们自己都打不通,区块链的,区块链过不来。费方域:前面两个算一类,后面两个算一大类。 周子衡:第三类关注的最核心的就是我能弄到多少法币,我的激励,我的价值,这个热度也好,认可度也好,就是看我跟法币挂多少钩。费方域:这个挂钩是靠什么决定的?他没有这个市场。周子衡:靠交易所,所以现在交易所比币都多。费方域:这个汇率怎么决定的? 熊越:还是市场决定的。 费方域:具体渠道看哪几个东西?看哪个交易所? 熊越:实际上是连通的,连通就会有套利的人出现,最后还是看会把价差抹平,最后还是看你的买方卖方。 费方域:这样的交易所主导地位有吗?有核心交易所吗? 熊越:有的。 费方域:这个主要在这里体现是吗? 熊越:对的。 费方域:这里面包括两块,一块是各种Token之间的,还有一种是Token和各种法币之间。 熊越:现在国内正式的法币通道其实是关闭了。 费方域:亚洲现在主要在哪里? 熊越:亚洲没有说主要在哪里,其实主要还是在中国。明面上是没有的,但实际上可以通过OTC做,你有多少法币拿给我,我把比特币拿给你。

费方域:它可以询价吗? 熊越:OTC价格基本上还是跟着交易所走的,可能是通过美元易所的定询价,把它乘上汇率。费方域:我还有一个问题,你不是也在做钱包吗,这个钱包和银行的钱包和支付宝的钱包,这三个钱包之间有什么区别? 熊越:我们钱包更像支付宝,界面都是比较类似的界面,实质性区别是支付宝里面流动的是人民币,我们流动的是数字通币,但是有一个本质上的区别,支付宝必须跟银行是绑在一起的,支付宝必须和银行做很多对接,我们其实是游离于银行之外的一套体系,我们是数字货币网络。比如说我的钱从支付宝打到你的支付宝,你要提现到你的银行卡。费方域:比如说你打到我支付宝钱包,我支付宝钱包里是两类,一类是各种银行卡或者银行帐户,这已经是两类了。然后是支付宝账户,进来以后我可以选,我把它放。哪里去,你有这个账户的话你就用支付宝,自动把这个账户体系对应上了。你这个后面是捆绑的是吗?谁是你的钱包持有人?他在钱包里面放的是什么样的账户? 熊越:在支付宝里面比如说我把钱打给你,这步只是支付宝数据库背后的转换,我们钱包里也是一样的,比如说我给你一个比特币,这个时候也是在我们自己服务器里做,技术上我们和支付宝基本上是一样的。 费方域:比如说支付宝做一个动作,比如说他花给我,我是商户,我是消费者,我要付给他一块钱,你从我这个账户上支出去,但是你支付宝划这一笔钱,我如果是用银行卡支付的话,他背后的银行整个体系都动了,你在做这个操作的时候,背后有这个体系吗? 熊越:如果说只是我们个账户之间两去转,我们没有经过比特币网络的,比如你要从你的账户再转到另外一个比特币账户,这个时候他就是通过比特币网络转账功能,支付宝背后是各个银行,我们背后是各个网络。 费方域:你是钱包这个点,我和它之间有一个交易,但是我们两个都在你那里持有钱包,所以我从我的钱包里打一个比特币给他,从你的服务器转,实际上背后是要通过你这个网络是吧?熊越:对。 傅蔚冈:今天是我们有史以来嘉宾讨论的最激烈的一次,我作为菜鸟,我在边上听不懂,然后也在学习。最后也迷迷糊糊,我们认识了好久,一也知道他一直在做这件事,有一次他还特意给我们讲了一次比特币,但我还是听不懂。今天现场讲的有点模糊的概念,把后面他们的世界和我们现实当中,比如说我们支付宝或者微信银行的世界,好像是有点能够联系起来,因为我觉得只要我们今后交流的话,可能这两个世界有一天,就像我们央行要带谁玩,不带玩,这个问题就比较麻烦了,所以很多东西就看大家信哪一块。因为刚才讲的这个是谁都拿不走的,不拿走我们在现实世界中,比如在银行体系中,拿走就可以把它划拨走,但是在比特币世界是拿不走的,这是比较神奇的一点。 我们今天鸿儒论道到此结束,感谢各位的参与,谢谢大家。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巨推链平台发声,对文章观点有疑义请先联系作者本人进行修改,若内容非法请联系平台管理员,邮箱[email protected]。更多区块链资讯,请到百万区块链发烧友聚集平台赤壁资讯网学习区块链技术请到www.zxhs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