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题材 > 正文

操盘金刀还是幸运宠儿?另类视角下的楼霁月


题材 2018-11-02 13:40 我要评论

 

  上天赋予每个人的才能都是不同的。一个未毕业的大一少女,从拜师学艺进入股市,到转战币圈。进入币圈短短一年的时间里,赚取数亿身家的楼霁月,仅仅是因为眼光准,认识了对的人,赶上了上一波牛市的风口?

  2017年初,楼霁月决定进军币圈。凭借凌厉、激进的投资风格,短短几个月内,楼霁月将500万元的财富迅速积累到8000万元 ,这对她来说,这也许是一个奇迹。

  2017年3月,比特币从1200多美元开始猛涨,车之家头条网,三浪五浪不回头,直到6月份小幅回调。比特币具有高波动、高杠杆属性,楼霁月开始对财富患得患失,拥有的比特币和大量的云储币该如何处理?即使凭过往经验,楼霁月对接下来币市的行情走向也无法判断,如果币价跌了,之前赚到的钱,都将是浮盈。

  在巨额财富的风口浪尖上行走,焦虑开始伴随着楼霁月,她甚至不得不去上海精神卫生中心寻求医生的帮助,她被确诊为躁郁症。

  无论在股票市场还是比特币市场,二者有一个共性,价格上涨的时候,市场的流动性也变大,大部分投资者都习惯于追涨杀跌。

  第一次大回调发生在2017年5月25日~27日,仅两天的时间里,比特币从2730美元跌到2280美元,其流通市值也从446亿美元减到329亿美元。主力在山顶上被套牢,谁也不愿意割肉,市场流动性开始变小。

  这次暴跌,让楼霁月对币市走向的乐观判断发生动摇,出手大量的云储币。令她没想到的是,比特币下行时,云储币却反向上涨,这让楼霁月后悔不已。

  “第一次大回调时我就很紧张,我想要不要继续出货。后来想了一想,(币价下跌)应该没这么快。”楼霁月告诉耳朵财经(erduocaijing)。所幸,除了云储币,楼霁月仅仅卖掉800个比特币。不久之后,比特币开始上涨,用楼霁月的话讲,它涨的完全不受控,后面就涨疯了。”

  2017年12月,比特币迎来了它的价格巅峰——19299美元。“真的是你每一天醒来,就少了很多钱,暴富和暴穷都可以让人丧失心智。这事是真的,因为我已经试过了。”比特币到达它的峰值前,价格反复震荡,春节后又开始反复暴跌,楼霁月的神经像音乐厅里被提琴师拉动的弦,由松弛到紧绷反复拉伸。

  “当时市场流动性很小。一个币种,800万就可以控制住流通盘。”随着盘面越来越大,一个人无法兼顾多个盘面进行逢高出货,楼霁月开始找人组建自己的量化团队——这是楼霁月自己打造投资公司Tokenmania(TAMC)最初的动因。

  楼霁月自认为是个没有个人魅力的人。曾经在一个月的时间,楼霁月每天晚上在金融街约人谈,任薪酬多丰厚,也挖不到人。

  2017年10月,Tokenmania(TAMC)数字资产集团成立,业务主要涉及到数字货币量化和项目投资。有媒体称,Tokenmania自营资金约3亿美金,其量化团队在主流数字货币交易市场中的月贡献交易量占比为3%。

  以比特币为本位计,2017年TAMC实现年化227%左右,纯套利的基金收益大概为300%~400%之间。

  “牛市的时候,大家比较青睐一级市场,谁拿到额度,就躺赚。”从楼霁月的描述中,可以知道牛市之时一、二级市场的火爆程度。但短暂的牛市过后,迎来了漫长的熊市。

  在楼霁月看来,熊市初期,行情急转直下,资产管理的需求也越来越强烈。当投资者都对一级市场失去信心的时候,便纷纷转向了二级市场。

  2018年,TAMC开始CTA(Commodity Trading Advisor Strategy的简称,意为“管理期货策略”)的回撤策略。在8、9、10的三个月份里,其投资的ETH的平均年化能达到370%左右。巴菲特的最高投资年化发生于1976年,仅为59.30%,可见币市与股市之间的巨大利润差。

  随着熊市进入中期,一级市场流动性进一步减少,导致资产使用率下降。当大势不断下行的时候,资产净值在回撤,二级市场的浮亏日趋严重。

  大家普遍的观点是认为一级市场资金没什么门槛,只要你有人脉,跟着大机构投资,就感觉好像没问题,但是进入二级市场也有一定的门槛。楼霁月说:“二级市场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你只要写个程序,然后随便包装一下,就可以说‘自己是量化团队’,团队里面只要有一个早期进入币圈做搬砖套利的人,就可以自称年化能做到百分之几百。这种情况很容易被内行人看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