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题材 > 正文

山东债务连环劫,陷“互保”危局及高利贷


题材 2018-02-06 00:02 我要评论

 

西王、齐星等企业陷“互保”危局,成邹平地区普遍现象

齐星集团资金链断、债务超百亿的“盖子”揭开之后,同处山东省滨州市邹平县的担保方之一西王集团被连带牵出。

3月29日,西王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在资本市场遭到重挫。西王食品(000639)早盘跳空低开,盘中一度跌停,西王食品在下午宣布紧急停牌,停牌前跌9.91%,报价20.54元/股。

据此前《西王集团有限公司2017年度第二期超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披露的对外担保信息,西王集团与齐星集团为互保关系,西王集团对齐星集团的贷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截止2016 年6 月末,涉及金额24.6422 亿元。不过,西王集团29日发布的公告提到的涉及金额更高,截至2017年3月29日,西王集团对齐星集团及下属子公司提供担保余额为达到29.073亿元。

西王集团同时强调真正具有损失风险的金额远小于上述数字。西王集团提到,所有担保已全部追加风险缓释措施,公司不存在单独为齐星集团及其下属子公司提供担保的事项,均采取追加股权质押、房地产、机器设备抵押以及反担保措施,整体风险可控。

其中,邹平县供电公司作为共同担保人的担保金额10.275亿元;具备机器设备、房产、土地等资产抵押的担保金额为5.568亿元;根据反担保约定齐星集团持有邹平顶峰热电有限公司15%的股权及其分红归西王集团所有,其股权账面价值0.8085亿元;扣除上述有风险缓释措施的担保余额为12.4215亿元。另外,在上述担保业务中,根据相关机构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追加齐星集团房地产抵押的评估价值高于担保金额的差额为37.27亿元,扣除该差额部分后的担保余额为8.694亿元。

也就是说,西王集团认为对齐星集团担保有风险的实际金额不到9亿元,损失风险较小,不会对西王集团的生产经营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同时,西王集团对齐星集团的上述担保已追加齐星集团及控股子公司邹平铝业有限公司、邹平齐星开发区热电有限公司、山东齐星长山热电有限公司和齐星集团实际控制人赵长水夫妇等作为共同担保人担保。

值得注意的是,互相担保在邹平地区已成为普遍现象。邹平另一家大型铝企的内部人士对澎湃新闻()透露,“在邹平,仅有个别企业不存在互保现象。”该人士认为,“企业效益如果长期不好,仅靠外部输血,危机爆发则是早晚的事情,互保受牵连也在情理之中。”

另外,或为消除外界质疑和担忧,西王集团3月29日还对外透露,公司目前已获得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信达”)支援,4月10日之前中国信达为西王集团批复10亿元流资、50亿元基金用于应对齐星事件。

实际上,齐星集团和西王集团早有渊源。资料显示,2001年,齐星集团前身邹平电力和西王集团共同投资1.7亿元的西王热电项目投产,但就在同年,西王热电以1850万美元价格出售了70%股权给美国太平洋顶峰热电有限公司,组建成西王顶峰热电股份有限公司。邹平电力、西王集团各占20%、10%的股份。

而在此番齐星危机爆发之前,西王集团还有意低价并购齐星集团旗下部分优质资产。据山东当地媒体报道,在3月初,西王集团曾经与齐星集团达成过初步共识,西王集团或将并购齐星集团部分公司,但却因种种原因告吹。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除西王食品在资本市场受挫之外,齐星集团旗下上市公司齐星铁塔(002359)在午后也发生了盘中暴挫,截至收盘,齐星铁塔跌幅为9.02%,报33.39元/股。

不过,据澎湃新闻梳理,早在2014年12月,齐星铁塔控股股东已易主,齐星集团将18.895%的齐星铁塔股权转让给了龙跃投资,转让款合计7.6亿元。此次股权转让后,齐星集团对齐星铁塔的持股比例仅为3.075%,为第四大流通股东。并且,齐星集团持有的3.075%齐星铁塔股权目前处于质押状态。

*山东债务连环劫:不只邹平齐星 东营天信系也陷危机

山东天信集团进入破产重整,百亿金融债权酝酿打包转让

据东营法院2月7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在天信集团及其关联公司中,有7家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其中负债最多的山东天圆铜业有限公司负债总额高达104.52亿元,负债率高达180.77%,其次为天信集团,负债总额为34.46亿元,负债率为104.46%。

曾经的中国500强企业山东天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信集团”)如今陷入了债务的泥潭。

3月16日,山东省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东营法院”)发布公告显示,该院在2017年1月23日裁定受理天信集团破产重整一案后,于2017年3月9日指定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担任天信集团管理人,并要求天信集团债权人应于2017年5月5日前,向天信集团管理人申报债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债权机构获悉,今年2月初,当地政府曾酝酿过一个金融债权的解决方案,即将所有金融债权统一定价,一次性打包出售给国有独资的东营市财金集团,并快速化解担保责任。

“不过,当地政府酝酿了这样一个解决方案,但最终还有待管理人提交详细方案,债权人会议通过及法院裁决后进行。至于是否会按照这个债权转让方案进行,尚未可知。”知情人士表示。

3月29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次致电天信集团以及托管方山东大海集团,双方均不愿回应天信集团债务问题及化解方案。天信集团一位员工对于债务转让给东营市财金集团的方案表示,“我不方便回应,你要去问法院,你说的方案是没有的事。”

东营法院有关人士则表示,2017年1月23日法院才裁定受理天信集团破产重组一案,目前管理人正在受理债权人的债权申报,债权申报还没有结束。债权申报结束后,召开债权人会议才会商讨重整方案,目前还没有方案出来。

另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致电了山东省银监局和东营市政府部门,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应。

曾酝酿的打包方案

东营法院2月7日公布的信息显示,天信集团涉及企业近30家,业务主要涉及纺织、光伏、铜加工、房地产等,现已正式立案7家,分别为天信集团有限公司、山东天圆铜业有限公司、山东天信光伏新能源有限公司、东营市天信进出口有限公司、东营天泽废旧物资回收有限公司、东营天泽物流有限公司和山东澳纳纺织科技有限公司,其他部分案件正在办理立案手续。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据东营法院公布信息计算,这7家企业负债总额约为163.35亿元人民币。如果加上还未被立案的企业可能存在的债务,债务总额还将上调。如此大的债务危机,要如何化解?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债权机构了解到,针对约30家天信集团及其关联公司、实际控制公司,以及其他担保公司的金融债权解决方案,今年2月当地政府曾酝酿将银行债权打包处置,希望把金融债权出售给国有独资的东营市财金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