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看见 > 正文

焦虑或惊恐发作时,大脑经历了什么?焦虑症、恐惧症的神经学解释_四川徽记食品股份有限公司


看见 2018-11-01 18:40 我要评论

 

欢迎继续来到心境障碍自愈者联盟考拉读书会发起的《恐惧症与焦虑症的本质与疗法汇编》专栏。我是秉持后现代心理治疗理念的社工师周云骞,本着助人自助的原则,个别化、非操纵、去专家化的原则,帮助心境障碍亲历者去污名化,去病化。带领“考拉”们,通过阅读改变认知与人格,搭建互帮互助的沟通学习平台,共同探索一条科学的康复之路,避免被骗,避免二次伤害,花最少的钱,得到最好的结果,少走弯路。

我目前在深大读研究生,白天上课,晚上很晚才回到家,我的文章都在12点入睡前写的,虽然很累,但是我坚持每天写一点,我想总有会写完的一天。我希望我的探索,能帮助到中国几千万的心境障碍和焦虑症患者,也希望有更多的热衷精神卫生公益的朋友能加入我们。

拴在一个大的球

昨天的文章里我们聊了焦虑症、惊恐发作的生理因素,今天我们继续说目前主流的认知神经科学关于焦虑症以及惊恐发作的神经学解释。但是需要澄清的是,无论我们的解释多么有说服力,多么自圆其说,但是没有被科学最终确认之前,都只能算是假说。因为焦虑症、惊恐发作和心境障碍一样,真正的发病机制没有最终确定,我们现在讨论的所有解释,都只是将所谓的真相拆解为不同的部分,尝试去解释。我们目前还无法缺点这些解释究竟是焦虑症、恐惧症的原因还是结果。

大脑有1000亿个神经细胞,每一个神经细胞之间没有连接,而是被一个很小的间隔分开, 称作"突触”。每次一个单独的神经冲动一个神经细胞传到下一个,它必须要跨越一定的间隔。这个间隔中分布着大量的神经物质,我们称之为”神经递质“。人体大约有20多种神经递质。神经冲动从突触上通过的过程在本质上是化学反应。

我们大脑中有不同的系统,某些系统对某些特定神经递质极其敏感。有一种系统叫作去甲肾上腺素激活系统,它对去甲肾上腺素的神经递质极其敏感。另一种系统叫血清素激活系统,对血清素的神经递质敏感。这两种神经系统都有大量的神经末梢,当遭受惊恐发作时,神经末梢 会被激活。尤其是杏仁核,它是脑干的一部分,在引起恐慌中起关键作用。研究发现,杏仁核不是单独起作用,而是与大脑中的其他结构共同起作用来引起恐慌。如前额叶皮质和脑岛,它们调制着感觉信息以说明这些信息是“危险的” 还是“安全的”。记忆中的这些信息存储在大脑的海马区里。

如果大脑中的整个神经系统过分敏感时,你就会更有可能遭受惊恐发作。引起恐慌的神经学基础上的解释,确切地说,不是我们常说的“神经递质失衡”,而更有可能是负责害怕的整个系统过于敏感。但是神经递质血清素和去甲肾上腺素的缺乏可能会导致杏仁核、蓝斑以及害怕系统的相关结构的控制失效。他们之间是联系的。SSRI或者SNRI类的抗抑郁药物能提高血清素和去甲肾上腺素的数量,并使它们有效地遍布大脑。这也就是为 什么SSRI或者SNRI的抗抑郁药物可以消除惊恐发作。2~4周后,这些药物可以使过度敏感的杏仁核、蓝斑和相关的害怕系统保持稳定或是降低敏感度。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是很清楚害怕系统过度敏感最初产生的原因。 有假设认为,害怕系统的这些变化可能是严重的紧张或是长期累积的压力引起的结果,即压力能改变杏仁核和害怕系统。也可能是遗传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虽然原因未明,但是我们在调节害怕系统的敏感度,已经达成了很大共识。比如制订长期而全面的计划,用以减少生活中的压力,通过药物调整神经递质的浓度。前者收效慢,基本没有副作用,后者收效快,多少有一些副作用,对于副作用,也不必过于担心,只要用量适度,积极配合心理治疗,都不会对身体有很大影响。

从长远来看,生活方式上的改变是最良性的。重要性而言,预防大于治疗。比如定期的放松和运动、有效的时间管理、合理的营养、个人支持、积极和有建设性的态度。这些行为和认知的改变能够有助于你的生活更简单、更平静,告别药物依赖,避免停止服药后,恐慌和焦虑再次复发。

国内消费网(315xfcn.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