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婚恋 > 正文

心雄万丈


婚恋 2018-06-14 06:02 我要评论

 

原标题:心雄万丈

1128年7月29日,狂风大作,天色阴暗。一代名将宗泽已进入弥留状态,却没有一句话谈及家事,仍念念不忘北伐。家人问他有何遗言,他已失声,一口痰涌上,剧烈咳嗽起来。喘息多时,他缓过来一点劲,用尽全身力气连呼三声:“渡河!渡河!渡河!”声毕,气息渐无,在悲愤与遗憾中溘然辞世,终年70岁。宗泽刚直豪爽,沉毅知兵,戎马一生,屡立战功。他曾20多次上书宋高宗赵构,力主还都东京,并制定了收复中原的方略,均未被采纳。他因壮志难酬,忧愤成疾,背生毒疮,不治而亡。

80年后,1207年的仲秋,北伐失败,68岁的辛弃疾也身染重病,卧床不起,生命垂危,眼看不治。辛弃疾,除了武将的忠勇之外,还兼有文人之优雅,与苏东坡同为宋词豪放派领军人物。农历九月初十晚,秋雨绵绵,寒意阵阵,辛弃疾的生命走到了最后时刻。他清醒一会儿,昏睡一会儿。家人手忙脚乱地为他准备后事。突然,他奇迹般地坐了起来,两目圆睁,怒吼三声:“杀贼!杀贼!杀贼!”然后一头倒下,再也没有醒过来。他是武将出身,多次临阵杀敌,出生入死,数建奇功。可惜朝廷软弱,畏敌如虎,一味求和,辛弃疾空有一腔热血,郁郁寡欢,不得不“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据传,辛弃疾下葬后,老友谢枋得住在他墓旁的寺庙相陪,一直听见他墓中有声音在疾呼呐喊,带着一股不平之气。谢枋得连夜写了祭文去拜祭,声音才平息下去。

又过了3年,陆游也即将告别这个世界。陆游一生呼吁抗金,尤其是临终时的《示儿》,是他生命最后时刻的绝响,也是一位诗人大写人格的至高升华。想想看,一个行将就木的垂垂老者,不是关心自己身后的安排,遗产的分配——当然他也没什么遗产——而是还念念不忘国土沦丧,金瓯不圆,千叮咛万嘱咐,日后“王师北定中原日”,尔等“家祭无忘告乃翁”。爱国之心,气壮山河,报国之情,惊天地泣鬼神。后人论之:“陆放翁一生写诗上万,南宋第一,其实你没必要写那么多诗,只要有一首《示儿》就足以万世不朽了。”

宗泽有“渡河三呼”,辛弃疾有“三喊杀贼”,再加上陆游的临终《示儿》,联袂而至,光耀日月。有这样“男儿到死心如铁”的三位志士,有此等不甘沦落的壮怀激烈之举,南宋的天空就没那么阴晦,投降派就不敢那么嚣张,入侵者那狂妄的野心就不得不有所收敛,后人论及南宋就不至于那么轻佻。

歌舞升平时期,天下安定年代,军人常湮没于常人之中,不见峥嵘,不露锋芒;一旦兵戈烽烟起,危难时刻则可见砥柱中流,豪杰风采。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大宋国难当头,山河破碎,则有了宗泽、辛弃疾、岳飞、文天祥、陈文龙、陆游们“看试手,补天裂”的机会,虽然壮志未酬,但英气长存,什么时候想起来都让我们心生豪情,血往上涌。

400多年后,金圣叹读到宗泽、辛弃疾的临终遗言,激动不已,不禁拍案写下四个大字:心雄万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