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题材 > 正文

[转载][转载]山西陵川县崇安能源公司旗下两煤矿事故遭瞒报安


题材 2018-04-09 22:26 我要评论

 图为司家河煤业公司。属于陵川县崇安能源发展有限公司下属子公司,年核定生产能力为45万吨,批准开采15#煤层,法人为徐虎成。  近期,不断有群众向本网反映,山西陵川崇安司家河煤业在2017年10月10日,发生了一起井下冒顶事故,致一名工人死亡,事故至今仍被瞒报。  2017年10月10日,位于山西晋城陵川县秦家庄乡司家河村的崇安能源司家河煤业井下发生了冒顶事故,致使矿工邱书文当场死亡。  死者邱书文,54岁,系陵川县秦家庄乡宋家坡人。  事故发生后,矿方为了逃避法律责任,并没有向主管部门上报,而是采取多种办法,封锁消息,并私下与死者家属达成是心肌梗塞死亡,赔偿死者家属180万元达成协议,私下了结。  2017年10月16日,死者邱书文被拉回老家埋葬。  在崇安能源公司魏国芳总经理告诉记者,司家河煤业公司事故之事己经组成调查组,对该公司2017年7至9月份全员工资表、国庆节等重要节假日和会议期间的培训花名及成绩表、矿灯领退记录和出入井人员登记表进行核查,经查以上资料末发现邱书文这个人。  调查组还对该公司法人代表、7长、财务会计、10月10日早班带班长李金平,检身员闫文富、充灯工徐庆文、井下工人张福虎、皮带工秦孝义、驻矿安监员彭飞等15名人员进行调查询问,结果为2017年10月10日煤矿未发生过事故,也没有姓名叫邱书文的工人。  3月23日,陵川县人民政府办公室【2018】12号给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晋城监察分局“关于落实山西陵川崇安司家河煤业有限公司涉嫌瞒报安全生产事故的复函”的文件中写道“2018年2月26日收到(晋煤监局函字{2018}4号)《关于落实山西陵川崇安司家河煤业有限公司涉嫌瞒报事故的函》后,县政府领导高度重视,立即责成县安监局、煤炭局、崇安能源公司等有关单位组成核查组,对举报该公司涉嫌瞒报事故进行核查……”  “按照县政府要求,县煤炭局和崇安公司组成联合核查组,由县煤炭局副局长周坤生任组长,翟炳忠,秦文杰为副组长,核查组分成地面资料组、资料外调两个小组迅速开展核查工作……”  3月29日下午5时许,在陵川县安监局三楼恰逢刚开完局务会议的魏学忠局长,对于记者提及的有关司家河事故瞒报之事,成立调查组事宜予以否认,声称从没有听说过有关司家河有过事故,也没有人向他反映过此事。  对于记者所说的事故详情和调查取证视频,他很不耐烦地说,这个事情要和司家河的母公司崇安能源了解核对,他所管辖的事情很多,没有时间处理举报和接待记者。  记者很是疑惑,安监局工作职责是全面贯彻《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和地方安全生产条例。认真组织辖区范围内生产经营单位安全生产工作的监督管理,组织安全生产检查,组织并督促安全隐患的及时整改。组织对辖区内安全生产违法行为的查处,监督并指导辖区内生产经营单位安全生产管理体系的建立与完善,监督并督促安全隐患的整改。作为安监局局长的魏学思如此行为,是心虚、胆怯还是另有隐情……  据悉,事故检查组采用“一听、二看、三检查、四询问”等方式,经过井下实地查看和调用资料、询问当班相关人员,认定该矿没有邱书文这个人,也没有发现司家河煤业公司2017年10月10日发生过冒顶事故。  陵川县人民政府办公室【2018】12号给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晋城监察分局“关于落实山西陵川崇安司家河煤业有限公司涉嫌瞒报安全生产事故的复函”的文件中还写道“……2018年2月7日18时停产至今,县局对主、副井绞车、皮带进行了加封上锁……”但是据记者调查了解,司家河煤矿从没有过停产迹象,生产依旧和事故复函中的加封上锁出现的予盾,宁人很难理解……图为邱书文母亲,她吿诉记者,儿子邱书文在司家河煤矿上班有七、八年了。他是死于煤矿事故,而不是心肌死亡。  在秦家庄乡宋家坡村调查中,好多村民都知晓邱书文是去年10月死于司家河煤矿,他父亲邱双星也告诉记者,邱书文是他的长子,虽然他五十多岁了,但是从没有生过病,没有高血压症状,也不是死于心肌梗塞,而是在司家河煤矿死亡的,矿方赔了180万元,和儿媳妇、孙子达成理赔协议。  关于事故,邱双星告诉记者,矿上参与与理赔的人说邱书文和工友们上班乘坐罐笼下井作业时,罐笼失控坠落致使邱书文当场死亡,另外三人不同程度受伤。第二个版本是在井下作业时,工作面发生僻帮,把邱书文活埋。  不过邱双星和老伴更相信书文是僻帮后被活理致死,因为邱书文脖子上有一个很大的窟窿。本村和附近村(秦家庄村、平顺岭村)有好多人都在司家河矿上上班,他们说是事发后清理煤炭和寻找尸体时,其他工人用洋镐砸住他的脖子留下来的。图为司家河煤业公司主斜井  该矿发现有陌生车辆或人进入厂区监控范用,该矿就停止所有作业。不过司家河村杨姓村民坦言,该矿一直都在生产,从未间断过。图为司家河煤业公司运煤出口  在司家河煤矿负责生产自称杨姓的副矿长(未经核对)一口否认他们矿上从来就没有邱书文这个人,也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故。对于生产事宜,他说是生产矿井,也是县里的利税大户,不生产怎么交税。  在陵川县政府办公二楼,副县长赵兴顺表示,针对司家河煤矿涉嫌瞒报事故事宜已经组成调查组,如果瞒报属实,将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严处,决不姑息迂就……图为司家河煤业公司安全责任公示牌。作为挂牌责任人、陵川县县长的任彩虹去年到现在没有去过该矿进行工作视察(从陵川县政府信息网没有找到任何相关报道)。  据了解,该矿是山西陵川崇安司家河煤业有限公司,由山西省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工作领导组办公室以(晋煤重组办发{2009}20号)文件核准为兼并重组整合矿井,整合后主体企业为:山西崇安能源发展有限公司,企业名称为:山西陵川崇安司家河煤业有限公司,企业性质为有限责任公司,批准矿井生产能力45万吨/年,井田面积为5。9106K,批准开采15#煤层。  另据悉,陵川县崇安能源旗下南营河煤业公司2017年7月10日也发生了一起井下冒顶事故,死亡一人。死者刘学国,43岁,系陵川县潞城镇潞城村人。事故发生后,矿方与死者家属达成私了协议,100万元了结此事。  同样是由陵川县安监局牵头成立了所谓的调查组,调查结果也是无此人,没有事故发生……http://www.doushinews.com/news/?99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