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题材 > 正文

自杀的武汉研究生:导师的管家、助理和"干儿子"


题材 2018-04-01 19:30 我要评论

 

(原标题:自杀的硕士生:导师的管家、助理和“干儿子”)

陶崇园被授予球队贡献奖时贴出的照片

如果不出意外,很快,陶崇园将会研究生毕业,穿上西装,走上中国银联的工作岗位。

但这一切在3月26日戛然而至。

3月26日早上六点多,陶崇园就跟母亲在学校里进行了一次谈话,主题就是他的导师王攀。约一小时以后,陶崇园独自走回宿舍,母亲跟在身后。走到半路,他突然撒腿就往宿舍跑,没等母亲反应过来,就跑进了宿舍楼。等到母亲跑到宿舍楼大门时,陶崇园已经从楼下坠落。

3月31日,武汉理工大学宣传部回复封面新闻:事件发生后,学校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班调查和处置相关事宜。

陶崇园记录的捐款账目

“我如何摆脱他?”

3月26日凌晨2点,陶母接到了儿子陶崇园的电话。

在电话中,这个临近毕业的研究生告诉妈妈,自己“不舒服”,陶母听到后很担心,打算明天和儿子见一面。但是陶崇园却说:“妈妈,你别过来了。”

陶母在华中师范大学工作,离儿子的学校——武汉理工大学很近,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赶到了陶崇园的学校,并让陶崇园在华中大读博的姐姐陶慧(化名)也赶过来。

根据监控录像,早上6时18分,陶崇园拿着手机走出宿舍楼,和妈妈碰了面。母子俩一同到食堂吃了早餐。在食堂里,他再一次和妈妈讲起导师王攀对自己的“压迫、控制”,“我实在不知道如何摆脱他。”

陶母只能开导儿子,提出要带他去医院看看。陶崇园回绝了,随后说要回宿舍拿本书。

陶母没多想,陪他一起往宿舍走去。走到半路,陶崇园忽然跑了起来,她没反应过来,回过神赶紧追上去,刚追到陶崇园宿舍门口,眼睁睁看着儿子从楼上坠落在他面前。

陶母呆住了,片刻之后奔向了儿子身边哭喊,之后女儿陶慧到达学校,在其他同学的联系下,救护车将陶崇园和母女俩带到了陆军总医院。

在急救过程中,武汉理工大学的负责人来到医院。经过一系列抢救,陶崇园最终还是抢救无效死亡。

当晚,陶崇园的高中同学听到了消息,开始陆陆续续从全国各地赶回来。“几乎整个班都回来了。”和陶崇园交情甚笃的曾庆(化名)说道。

27日早上陶崇园的宿舍楼一开门,陶慧便拜托了弟弟的一位高中同学进入宿舍收拾弟弟的重要物品。最后他们拿到了陶崇园的笔记本电脑、曾服用的药物,但并没有找到手机、身份证和U盘。

陶慧向校保卫处求助手机丢失的事情,根据校方定位,陶崇园的手机最后出现在学校东院,随后手机便关机无从寻找。

在陶崇园跳楼后出警的马房山派出所警察,取证带走了陶崇园留在天台上的一件外套、钥匙和一只鞋子,认定陶崇园为自杀身亡。

在此之前,没人认为陶崇园可能自杀。“陶崇园很阳光,和大家关系都很好,我们有不高兴的事情和他说,都是他开解我们的。”曾庆说。

和陶崇园经常见面的大学同学肖骁(化名)也并没有感觉到陶崇园有任何精神方面的疾病。“23号的时候他还答应我下个周末31号和我去吃小龙虾。25号早上我们还看到他在朋友圈开导一位同学。”肖骁回忆。

聊天截图

被人称为“陶总管”

曾有人质疑,陶崇园是因为早上与母亲争吵,才导致跳楼的,陶慧表示否定:“我们家的关系非常好,弟弟有事情也会和我们说,他和王攀的矛盾我们也早就知道了,他怎么可能和妈妈吵架跳楼呢!”

她口中的王攀,就是陶崇园的研究生导师王攀。“有时候一天二十四小时,崇园有十几个小时和他在一起!”曾庆说。

在陶崇园的笔记本电脑里,陶慧和他的高中同学们发现了文件夹里整理好的聊天截图和资料。聊天截图显示,王攀经常会要求陶崇园帮他带饭,有时会安排其打扫房间,甚至让陶崇园到自己家中帮忙寻找眼镜。

面对王攀的“召唤”,陶崇园会马上回复“到!”、“是!”,并马上执行。“我们发现2月22日的时候,王攀让崇园帮他打饭。因为下雨,加上崇园没吃饭心情不是很好,态度有些冷淡,被王攀批评了一顿。”肖骁(化名)说。

在朋友们的印象里,陶崇园经常会被王攀叫走。“王攀会让崇园晚上八九点到他家。”肖骁说。他回忆,曾有一次陶崇园和同学们去学校附近的KTV聚会,大家一起吃完晚饭后,陶崇园却提出要回去给王攀帮忙,随后离开。

“大家还叫崇园‘陶总管’,因为崇园帮王攀管很多事情,”肖骁回忆,“要是他有自己的事情,都需要和王攀请假,包括周末和节假日。”

更令陶慧震惊的是,陶崇园与王攀的部分聊天中,称呼王攀为“爸”,王攀则称呼其为“儿子”。在聊天中,王攀给陶崇园看了他人与自己的聊天截图,截图中王攀说道:“坦坦荡荡地说出那六个字。”对方回复:“爸我永远爱你。”

看到截图后,陶崇园也给王攀回复:“爸我永远爱你。”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两人的短信聊天中,这一次陶崇园表示自己还是不习惯这样说,“个人认为说出来感觉很假,我的方式还是看行动和表现。”

对此,王攀称陶崇园“在做人灵活性方面很有问题,必将限制发展。”

看到截图后,陶崇园给王攀回复“爸我永远爱你”

“知遇之恩”与“捆绑”

早在陶崇园读本科时,王攀就已经给他上过课了。陶崇园的专业是自动化,而王攀正是自动化学院的老师。因为学习优秀,陶崇园得到了王攀的赏识并进入了王攀的实验室。“那个时候崇园对王攀还是充满感激的,感激他的知遇之恩,两人关系也很好,会一起吃饭。”陶慧说。

“他给我们上的《现代控制理论》是必修课,上课的前25分钟王攀讲他自己的‘成就’,之后才上课,有一次还有学生和他当堂争吵。”肖骁说。

本科毕业后,陶崇园保研华中科技大学,王攀对此表示不满,强烈希望陶崇园能留在自己手下读研。为此,在与陶崇园协商后,王攀发布公告。

在公告中,王攀许诺陶崇园在读研期间,每年获得5000元补助,并优先推荐进入美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科技中心BEACON读博或访问研究。

“当时我觉得既然王攀承诺研究生毕业后送他出国读博,就建议崇园在武汉理工读研,现在想起来也是很后悔。”肖骁说。得到承诺后,陶崇园放弃了华科大的保研资格,跟随王攀读研。

成为王攀研究生之后,陶崇园和王攀的关系开始变化,逐渐和家人朋友讲述导师对自己的“指使”。“我们都是劝他忍忍,到毕业了就可以离开了。”陶慧说。

在研三时,临近毕业的陶崇园并没有等到王攀推荐他出国的消息,于是自己联系国外学校实验室到导师咨询读博事项。

“要是想要出国读博,大概需要导师推荐、学院通过、外方学校接收这三步,而王攀在第一步就没有做到。”肖骁说。由于外方学校读博需要研究生导师的批准,外方教师和王攀取得了联系,而王攀没有同意。

“崇园一直都很想继续做科研,但是又很想脱离王攀的‘控制’,只好选择毕业之后找工作,离开王攀。”曾庆说。

陶崇园开始瞒着王攀找工作,获得了中国银联的工作机会。却被王攀发现,提出让陶崇园主动退出所在足球队,离开办公室等举措。

在陶崇园的电脑中,有一份个人说明,其中提到:其毕业后在武汉工作,并继续为足球队及导师王攀提供帮助和资金支持。而王攀则建议陶崇园,“发到研究所群上。”

得知陶崇园找工作后,王攀发出“通牒”

能踢就踢,不能踢就滚